求求你讓我火吧 作品

第一章 殉葬

    

不到一片喜氣洋洋的前廳去。龍府上下,都在為龍展嫁皇宮而高興慶祝,龍家出了一個殉葬皇後,為了補償龍家,皇家自然是不了好的。而他們不知,一個念頭像毒蛇一樣盤踞在龍展的心裡,恨意取代了曾有的善良,要龍家上下,曾經欺侮過的人,付出生命的代價。一死,龍家便是抗旨不遵,滿門抄斬,橫豎是要死,憑什麼隻讓一個人淒慘地死去一條白綾在微黃昏暗的燈仿若張牙舞爪的怪,一條生命,悄悄地懸掛在白綾上。是一條生命的結束,也是一...“我不願意”

偌大的將軍府議事廳坐滿了人,一錦繡飛鷹袍子的龍將軍端坐在太師椅上,氣勢人。

他旁坐著一位穿緞青繡花團錦簇外裳的婦,婦如今麵目含憂,與龍將軍一同盯著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龍展。議事廳,還有兩位年長的老人與幾位著華貴的子,誰都沒有做聲,臉上盡是沉微慍的神。

而龍展的一句“我不願意”在所有人的威勢下,顯得何其蒼白

婦斂住眼神,角浮起一淺笑,聲音極其的溫,“展,皇上下旨冊封你為皇後,此乃皇恩浩,你隻有謝恩聽從的份,快別鬧,起來吧”

龍展抬起頭,臉上布滿驚恐和悲憤,眼睛腫得跟桃子一般,雙手伏地,悲聲道:“母親,哪怕您把兒指給一個乞丐,兒還有一條活路,可這宮為後,便是殉葬了”

皇帝病重,已經人事不知了,昏迷前,下旨讓皇後殉葬。當今太後是皇後的姑母,哪裡會看著自己的侄殉葬而死遂在皇上昏迷之際,下懿旨廢了皇後,再以皇上之名,迎娶龍將軍之龍展宮為後。皇上的聖旨是要皇後殉葬,可沒說明是哪位皇後。

龍將軍一聽龍展的話,頓時然大怒,“荒謬,皇上正值盛年,龍康健,怎容你在這裡胡言語再給我打,打到同意為止”龍康健連他自己說出來都覺得底氣不足,又如何龍展相信

龍展絕地癱倒在地上,全場寂靜,沒有人出聲,知道,在這個家,無人會為說一句話,因為,是卑賤的婢所生的兒,頂著大小姐的頭銜,卻連下人都不如。

知道殉葬的意思,在梁朝,殉葬有兩種,一種是死葬,黥麵,一張張了的薄紗覆蓋在臉上,直到呼吸停頓,生命終止;另外一種是生葬,人還活著的時候,就放大行皇帝的梓棺,梓棺封閉後,慢慢窒息而死。無論哪一種,對而言都是極度的殘忍,還不如一刀砍了來得乾脆。

即將是皇後,所以,要行刑也不會杖打,不會臉上上留下一道傷痕,瞪大驚恐的眸子,看著虎背熊腰的嬤嬤,一步步走向自己,嬤嬤手有一抹銀,那是幾細長的針。

全打了一個哆嗦,從昨晚宮傳旨,而拒絕嫁皇宮開始,就遭了幾次針刺的痛楚,去的裳,幾乎可以清晰看到上麻麻細小帶的針孔。

這一次,嬤嬤換了一個方式,一手抓起的手腕,猙獰一笑:“大小姐,請莫要怪奴婢,奴婢也是奉命行事”

說罷,一手鉗製的手掌,細長尖銳的針的指甲裡,鉆心的疼傳來,痛出聲,渾冷汗直冒,但是,卻不敢掙紮,因為,知道一旦掙紮,等待的將是更殘酷的針刺。

死死地咬住,口腔裡有腥味傳開,不斷地搖頭,發鬢散,冷汗浸了額前的頭發,順著臉頰一直往下流。全都在發抖,像一隻被摁在案板上的小白兔,任人宰割。

殷紅的從指尖滴出,滴在潔白的大理石地板上,仿若是雪地上一朵朵開得正艷的紅梅。

一聲聲淒厲喊從議事廳傳出去,外間站立的下人倏然而驚,有膽小的紛紛別過臉,不敢去看大小姐那張因痛苦而扭曲的臉。

如此淒慘的畫麵,龍將軍毫不為所,他眉間有一急躁與憤怒,如果再不答應,隻怕宮便要問罪了,新後宮,總不能一路哭哭啼啼的,而且,以現在這副模樣,到時候隻怕未必願意赴死。

龍夫人手握住龍將軍的手,眉目裡盡是不忍心,“將軍,不如,先讓回去,今夜妾去跟好好說說”

龍將軍知道夫人心善,見不得這等腥的刑罰,加上從昨夜到現在,折騰了一晚上,那不孝毫沒有妥協的意思,可見來的不行。想了一下,他道:“那好吧,你去跟說說”說罷,一揚手,厭惡地瞧了龍展一眼,吩咐道:“帶回去”

龍展全抖地癱在地上,十指痛歸心,但是,對而言,已經習慣了,在這個家,隻是一條寄居的小狗,任憑主人隨時打罵,而將軍府的二小姐,的妹妹龍展馨,便是最喜歡用針刺來對付。

在場的長輩沒有毫的憐憫,隻覺得是不識時務,又或許,是對所遭的一切習以為常。在龍府,即便是一個下人都可以肆意對口出惡言,主子心不好的時候,便把喊過來毒打一頓,在這個家的存在價值,就是充當出氣筒的角。

被下人拖回自己的房間裡,丟在地上,房所有尖銳品已經被收了起來,防的就是尋死。

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寒冷像一條毒蛇纏上的四肢百骸,自懂事起至今,便知道自己份低賤,加諸在上的就隻有白眼謾罵和毒打,一直堅忍著,等著十六歲出嫁,便可以離這個家,縱然不是過自己想過的生活,至,也可以像尋常百姓一樣,不必人白眼和謾罵毒打。

今年,十六歲了,但是,爹爹和母親卻讓用生命去換取家族的榮耀。

而到如今,連哭都哭不出來了,也罷,便當是還了他的生之恩吧,橫豎都是死,何必如今尋死以皇後的份去死,至,娘親也能夠得一個謚號,算是死後哀榮,而龍展,也不再被人恥笑為通房丫頭所生的兒。

華燈初上,將軍府熱鬧非凡,因著龍將軍即將為國丈,朝許多員到賀,前廳的熱鬧與龍展屋的冷寂,形了強烈的對比。

龍夫人領著兩名仆婦來到龍展居住的矮苑外。

門一開一關之間,龍夫人的麵容便從剛才的慈變得冰冷而殘毒。仆婦搬來椅子,便坐在龍展的麵前,那樣的氣勢凜然,人不敢視。

的聲音也一改之前的溫,慵懶著一絕,“展,你心裡可有怪母親”

龍展依舊是卷在地上,連頭都不抬,對於楚夫人這副模樣,毫不詫異,隻要在人後,就這樣,這一副麵容,已經不知道吃了多苦頭。

“兒不敢”龍展靜靜地道,死亡的影已經完全籠罩了,而,也已經認命了。

“嗯”龍夫人似乎十分滿意這個答案,微微一笑,“如今你馬上宮為後,母親有一件事,藏在這心底十六年了,也是時候告訴你了”

龍展緩緩抬頭,昏暗的燈,隻見龍夫人的麵容明滅未定,眼神森猙獰,彷彿十殿閻羅裡的鬼魅。

龍夫人揚起一抹虛無的笑意,語氣裡不無痛快,“你可知道你那下賤的娘親是怎麼死的嗎”

的頭微微俯前,眼裡閃過一快意和張狂,聲音低,像是從嗓子裡出來的鬼語,那般的狠毒卻又那般的雲淡風輕:“是被人摁在糞桶裡,活活嗆死的,死後,我在口塞了符咒糯米釘子,再砍下四肢,讓死落黃泉進閻王殿,也不能冤,生生世世,都無法投胎做人”

龍展陡然抬頭,眸子寫滿震駭,無可自抑地全發抖,悲憤的聲音沖破口腔的恐懼,“你為何如此殘毒”

龍夫人坐直了子,神清淡地笑了笑,“殘毒不算,你又可知,你被冊封為皇後殉葬,也是你爹一手安排的不要怪我們心狠,展,要怪就怪你娘親生了一條下賤的命,卻偏有做主子的心。你爹也沒有虧待你,讓你頂著皇後之名而死,你死後,能為龍家帶來滿門榮寵,也算是順遂了你那下作的娘親一心想當主子的心思了”

說完,輕輕喟嘆一聲,彷彿多年的冤屈氣都煙消雲散了,然後,輕蔑地瞧了龍展一眼,“你死後,母親自會請人為你誦經,助你早登極樂”說罷,尖細的嗓子裡迸發出得意的狂笑,與慈和藹的麵容極是不符,仆婦開啟門,麵無表地跟著離去。

龍展全冰冷,腦袋嗡嗡作響,十六年的父親,本以為他是迫於無奈要遵旨而行,卻沒有想到,竟是他自請纓用的命去換取龍家的榮耀。

握雙拳,恨意不斷地在心底發酵,但是,卻什麼都做不了,是將軍府的大小姐,邊卻連一個使喚丫頭都沒有。狂怒急悲,發出一聲悲吼,這一聲悲吼在寂靜的夜晚顯得尤其瘮人。

隻是,地偏僻的下人矮苑,聲音再大,也傳不到一片喜氣洋洋的前廳去。龍府上下,都在為龍展嫁皇宮而高興慶祝,龍家出了一個殉葬皇後,為了補償龍家,皇家自然是不了好的。

而他們不知,一個念頭像毒蛇一樣盤踞在龍展的心裡,恨意取代了曾有的善良,要龍家上下,曾經欺侮過的人,付出生命的代價。

一死,龍家便是抗旨不遵,滿門抄斬,橫豎是要死,憑什麼隻讓一個人淒慘地死去

一條白綾在微黃昏暗的燈仿若張牙舞爪的怪,一條生命,悄悄地懸掛在白綾上。

是一條生命的結束,也是一條生命的新生。

作者題外話:六月新書,大家多多支援啊龍展屋的冷寂,形了強烈的對比。龍夫人領著兩名仆婦來到龍展居住的矮苑外。門一開一關之間,龍夫人的麵容便從剛才的慈變得冰冷而殘毒。仆婦搬來椅子,便坐在龍展的麵前,那樣的氣勢凜然,人不敢視。的聲音也一改之前的溫,慵懶著一絕,“展,你心裡可有怪母親”龍展依舊是卷在地上,連頭都不抬,對於楚夫人這副模樣,毫不詫異,隻要在人後,就這樣,這一副麵容,已經不知道吃了多苦頭。“兒不敢”龍展靜靜地道,死亡的影已經完全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