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 作品

第七十九章 他真的很喜歡蘇小姐

    

好?”見著蘇顏停下了腳步,宴南城開口說道。“咕咕!”原本還有一絲想要拒絕的蘇顏,在聞到了食物的香味以後,肚子突然很不爭氣地叫喚了。今天一整天都沒什麽心情吃飯,直到晚上回家了才後知後覺地餓了。“顏顏,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對。”蘇顏頓了頓身子,她沒想到宴南城居然會放軟態度道歉,可是下一句話讓她有些哭笑不得。“我不應該對你說出那種過分的話,之前的事情,我們是你情我願,我說出那種很重的話,對不起。”蘇顏的臉一...不等蘇顏再接著說,宴南城已經一把抱住她。

“傻瓜。”

他低聲開口,聲音裏全是寵溺。

蘇顏抿唇笑著,笑容裏有些甜蜜和羞澀。宴南城低下頭,直接吻了過去……是

一切盡在不言中。

許久,宴南城才放開了蘇顏,將人攬在懷裏。很是霸道的開口:“這樣的事,以後絕對不能再發生!”和徐宗梓見麵,甚至對著徐宗梓笑的那麽燦爛,他都忍了。

因為時聿說過,要給蘇顏足夠的尊重……

可他沒想到竟然會收到這樣的照片!真是恨不得去把徐宗梓那雙手砍下來!

蘇顏想了想,道:“以後我會和別的男人保持距離。”

雖然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但還算滿意。宴南城點頭,低下頭又在她唇邊啄了啄:“這才乖,我的女孩。”蘇顏不說話,勾唇笑了下。

第二天就是週末。

蘇顏和餘俏俏早已經約好了去逛街,宴南城則去了公司加班。

可剛送了蘇顏到和餘俏俏約好的地方,宴南城就對著時聿交代起來:“去查一下,昨天放在我家門口的照片,是誰放的。”

他的確是很在意這件事,但也絕不想從第三者的口中知道。

“是。”時聿點頭。

宴南城這才道:“走吧,去公司。”晚上的時候還要帶著蘇顏回宴宅吃飯,雖然上一次的用餐並不算很愉快,但老爺子也沒說什麽難聽的話,這一點宴南城還算比較滿意。

所以進昨天才會答應下來。

不過最重要的……

是昨天答應下來之後,他才能找到和蘇顏說話的契機。

下午。

蘇顏在餘俏俏的指點下,拾掇了一番。

穿上了新買的大衣,再圍著那天宴南城買的圍巾,即便小腹已經微微隆起,但四肢仍舊十分纖細,身材更是勻稱的緊。

餘俏俏滿意的點頭:“看,你這個樣子可比剛纔好看多了!”語氣裏十分滿意,顯然是覺得她搭配的很好看。

蘇顏忍不住笑了起來:“其實不用這樣的。”她的語氣還有些無奈。

之前宴老爺子對她的厭惡,蘇顏也跟餘俏俏提過。現在還這樣打扮有什麽用?

可餘俏俏卻是眉頭一挑:“又不是打扮給宴老爺子看的,是給……你們家宴先生看的。”後麵一句話她壓低了聲音,還對著蘇顏眨了眨眼。

蘇顏的臉頰哄了哄,嗔了她一眼。

但卻是沒再說別的話了,顯然是預設了餘俏俏的意思。

宴南城的車很快就來接蘇顏了,不得不說,看著蘇顏的模樣他還真的有點詫異。蘇顏換了一套衣裳,甚至連發型都重新弄了一下。

上了車。

蘇顏還真有些緊張,心裏不知怎的就想到了一句話:女為悅己者容。

大概,就是現在這樣吧。

宴南城像是知道她心裏的想法似的,輕聲道:“很好看。”

蘇顏的唇角揚了揚,心裏卻是鬆了一口氣,好看就好……

宴宅

今天宴歡歡和宴海川都不在,家裏就隻有宴政一個人。宴南城和蘇顏到的時候他正在看報紙,見著兩人來了,視線隻是從蘇顏身上一掃而過,就落在了宴南城的身上:“來書房,我有事跟你說。”

說著,人已經率先朝著樓上走去了。

宴南城看向蘇顏,眼裏帶著幾分關心。

蘇顏對著他笑了笑:“去吧。”

可宴南城還是看向一邊的林滿:“滿叔,麻煩你照顧一下顏顏。”

林滿是看著宴南城長大的,笑著點了頭:“南城少爺放心。”說著,人已經走到了蘇顏的身邊:“蘇小姐,老爺和南城少爺說話可能要一會兒,不如,我帶蘇小姐逛逛宴宅?”

“好。”

蘇顏站了起來,對著林滿笑了笑:“謝謝滿叔。”

林滿也笑了笑,神色柔和,卻是走在前麵引路。

蘇顏雖然來過宴宅好幾次了,但還是第一次看的這麽詳細。宴宅是真的很大,與其說是一個別墅,還不如說是一個莊園。

可是……想到這麽大的房子,宴政卻是一個人住。

蘇顏看向林滿:“滿叔,宴老爺子一個人,挺孤單的吧。”

林滿的身影頓了頓,解釋道:“以前南城少爺還經常會回來的,可是……。”可是自從宴南城和蘇顏在一起之後,就不怎麽回來了。

所以,老爺最近的脾氣也越來越難以捉摸了。

蘇顏一愣,大約也明白了什麽。

看著她沉默了,林滿笑著道:“蘇小姐不要多想,我不是那個意思。”

“以前南城少爺經常回來的時候,也經常會和老爺吵起來。”兩人都是倔脾氣,誰也不讓著誰,不過都是小吵,哪裏有什麽隔夜仇?

蘇顏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起來:“宴南城,還會吵架?”

那人,一旦生氣了,隻怕是冷著一張臉就能直接把人給凍死吧。還需要吵架?

似乎知道蘇顏的意思,林滿臉上的笑意更甚:“是啊,南城少爺……這些年,脾氣變了很多,尤其是大少爺和夫人出事以後。”

他的眼裏閃過一抹緬懷。

蘇顏一愣,的確,她從沒聽宴南城提起過父母,也從沒見過或聽任何人提起過。想到這裏,她忙問:“宴南城的父母……”

說完又覺得似乎有點不太對,畢竟現在宴南城的父母可不也是她的公公婆婆嘛。

“大少爺和夫人在南城少爺很小的時候就出事了。”林滿解釋:“是車禍。”

“從那以後,南城少爺就是老爺一直帶著。不過,南城少爺的性格,變了很多。”林滿說著,眼裏有些心疼和擔心。那段日子……他親眼看著南城少爺是怎樣走過來的。

蘇顏忽然有些心疼宴南城。

她也失去了父親,所以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痛徹心扉。

而宴南城呢,在很小的時候就同時失去了父親和母親,其中的痛肯定不比她少……她的眉頭微微皺了下,走到一邊坐下。

林滿則是在一邊站著,輕聲道:“不過蘇小姐也不用擔心的,南城少爺自從和蘇小姐在一起以後,變了不少。”起碼,他在南城少爺的臉上看到了笑容。

這在以前,那是極少的。

蘇顏錯愕的抬眸。

林滿的語氣卻很篤定:“我可以看的出來,南城少爺是真的很喜歡蘇小姐。”他的眼裏帶著淺淺的笑意,所以,他也挺喜歡蘇顏的。

蘇顏的臉紅了紅,被喜歡這件事,是很容易就能察覺出來的。

尤其是,宴南城對她還是那樣的無微不至。

正在這個時候,有傭人走了出來,說是吃飯了。林滿這才對著蘇顏道:“蘇小姐,請。”

吃過飯後。

宴南城和蘇顏從宴宅裏走出來。

蘇顏時不時的側眸看向宴南城,眼裏的神色有些怪異。

宴南城被看的有些不自在,皺了下眉:“怎麽這樣看著我?”

蘇顏想說什麽,可想到那畢竟是宴南城的傷痛,所以還是沒能說出一個字。隻連忙擺了擺手:“沒,沒什麽……”

宴南城也沒深究,拉著人上了車就疾馳而去。

宴政正在花園裏散步,林滿就在身邊跟著。沒一會兒,宴政像是感歎似的:“南城,怎麽就跟他爸爸一樣!”不爭氣。

林滿微微笑了笑:“南城少爺是大少爺的兒子。”當然是一樣的了。

宴政瞪了他一眼:“這個蘇顏,看著沒什麽心機的樣子。要不是歡歡跟我說那些事,我還不知道她已經想插手公司的事了。”在公司上班,他是沒意見。

畢竟蘇顏還算有能力。

可要是想染指那些不該她參與的事,宴政也不會坐視不理。

今天把宴南城叫回來,就是說了幾句。

不過宴政肯定不知道,宴南城壓根兒就沒往蘇顏身上想,所以還答應了。隻以為說的是宴海川和宴歡歡……

林滿頓時不說話了,畢竟宴政說的已經是家事了。

而且還事關宴歡歡,他不好說什麽。

“老爺,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的。”他輕聲道,他看著蘇顏不像是個有心計的。反而是宴歡歡……他們這些做傭人的,可比宴政看的清楚多了。

宴政冷哼一聲:“等南城過了這段新鮮勁兒再說。”

而且,蘇顏現在還懷孕了。

他當然不會多說什麽,畢竟那孩子,可是宴南城的。

人都說隔輩兒親,他對宴南城的疼愛,那是兩個兒子都不及的。因此也算的上是愛屋及烏了,對宴南城的這個孩子,還算期待。

但蘇顏,他是斷然不會接受的。

林滿想了想,道:“我看著,南城少爺是真的用心了。”

宴南城也算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人,他從沒看到過宴南城對任何一個人如此上心過。尤其是,他幾次看到宴南城看著蘇顏的眼神……

含情脈脈,許多時候都義無反顧的護著蘇顏小姐。

想當初,大少爺又何嚐不是這樣呢?

宴政的臉色沉了沉,似乎是想說什麽,可又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你讓人給我關注著蘇顏,到時候直接把證據給南城。”

林滿隻能點頭:“是。”

蘇顏可不知道宴政竟然還會這麽做,這會兒還惴惴不安的坐在副駕駛。宴南城倒是心無旁騖的開車,不過沒一會兒,車卻是忽然停下來了。

蘇顏嚇了一跳,急忙看向宴南城:“怎麽,怎麽了嗎?”

宴南城皺著眉看過來:“是你怎麽了?滿叔跟你說什麽了嗎?”和身邊的人說話 ,卻發現宴南城的視線一直落在蘇顏所在的小船上,眼裏閃過一抹恨意。這才輕聲呼喚:“南城哥哥……”宴南城竟然沒反應。她稍微提高了點聲音,“南城哥哥。”宴南城這才轉過頭:“怎麽了?”“和我一起,南城哥哥很不開心嗎?”莊若藍低聲詢問,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宴南城。“還好。”宴南城的兩個字真是要讓莊若藍吐血!什麽叫還好?“看來,若藍不該來的。”莊若藍垂下頭,根本不需要表演,就已經很傷心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