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 作品

第六十二章 眼瞎這種事,一次就夠了

    

但宴南城這樣直白的說出來,她反而釋然了。“不會。”宴南城這才笑了起來。他想,力所能及的能為蘇顏做點什麽。“走。”他抓住蘇顏的手,轉身就朝著外麵走去。“去哪兒啊。”蘇顏有些疑惑。“去吃飯。”宴歡歡才剛從毓秀苑走出去,就直接給莊若藍打了電話。沒一會兒,兩人就約在了一家餐廳見麵。看著宴歡歡紅彤彤的眼,莊若藍一時有些沒反應過來,連忙關心的詢問:“歡歡,這是怎麽了?怎麽哭了?”宴歡歡本來生的也好看,現在一哭...宴老爺子一愣。

少爺就算了,蘇小姐……

他轉過頭,一眼就看見了蘇顏俏生生的站在那。

他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不過看著宴南城還在一邊站著,到底還是沒說什麽,隻是轉過頭當做沒看見蘇顏似的。

倒是宴海川笑著道:“南城來了啊,快坐。大家就等你呢。”

說著,又對著蘇顏道:“這位就是蘇小姐吧,久仰久仰。”

宴海川朗聲笑著,看起來的模樣很是不羈。

十足的像是一個沒有絲毫野心的爽快人,若不是從小接觸到大,宴南城也不會知曉宴海川隱匿於背後的模樣。

不過宴海川的演技還是不錯的。

起碼到現在,宴南城也不想拆穿。

“二叔。”宴南城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蘇顏抿唇,不知道要怎麽回答宴海川的話。雖然說……他是宴南城的二叔,但也是許釗陽的父親。出於和許釗陽之前的舊怨,她不知道要怎麽麵對宴海川。

宴南城大步走到一邊坐下,看著蘇顏還站著,招了招手:“顏顏,過來坐。”

蘇顏這才走了過去。

可從進屋之後她的心情就很複雜……

這裏不僅有宴老爺子和宴海川,還有許釗陽,宴歡歡,莊若藍……總之沒一個是她喜歡的。當然,大家也都不喜歡她就是了。

她剛坐下,宴歡歡就忍不住開口了:“大哥,今天是我們的家宴,你帶這個……蘇小姐過來做什麽!”她本來想說,這個女人的。

可想了想,還是沒說的那麽難聽。

宴南城抬眸看了她一眼,語氣篤定:“我記得跟你說過,顏顏是我的合法妻子。”那麽,她就也是這個家的人。

宴歡歡撇嘴,爺爺都沒承認呢。

“大哥,你就不要惹爺爺不開心了。”一看到蘇顏,那臉色就沉下來了,是個人都能看出宴老爺子心中的不喜。

大哥這樣聰慧的人怎麽會看不出來?

可就算是這樣,他竟然會為了蘇顏,而讓爺爺不開心。

宴歡歡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你說什麽?”宴南城看過來,眼裏閃爍著危險和威脅。會不會讓爺爺不開心他不知道,但宴歡歡剛才的話……讓他不開心了。

宴海川瞪了一眼宴歡歡,這才轉過眸子笑眯眯的開口:“南城啊,歡歡不會說話,你可不要和她一般見識。”

點到為止就行了,多說無益。

見此,宴歡歡隻能不情不願的閉嘴。

倒是宴老爺子看了一眼幾人,道:“凶什麽?歡歡也沒說錯!”這一輩兒家裏就宴歡歡這麽一個姑娘,宴老爺子平時也是疼著寵著的。

宴歡歡頓時像找到了靠山,臉上再一次露出笑容,看著蘇顏的眼神還有些得意。

可在看到蘇顏那平淡無波,似乎根本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的眼神時,宴歡歡心裏的恨意更洶湧了幾分。

該死的蘇顏!

感情她說了這麽半天,蘇顏居然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嗎?

她的存在感,就這麽低嗎?

宴南城抓著蘇顏的手,蘇顏轉過頭對著他微微笑了笑,眼裏的意思像是在安慰他:我沒事。

宴南城回以一笑。

許釗陽和莊若藍的眼神同時落在兩人的身上。

許釗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這個溫和笑著的女人,會是當初那個一心迷戀他的蘇顏!當初的蘇顏,看著就像是一個傻乎乎的小妹妹,可現在的蘇顏……卻像是一個魅力十足的女人。

其中的區別,自然很大。

許釗陽一時間竟然有些挪不開眼。

莊若藍的視線則是一直落在宴南城的身上,從他們進門開始。

這會兒看著宴南城溫和的看著蘇顏笑,她隻覺得像是有一個人在用刀子劃著她的心,她無可奈何隻能親眼看著那樣的疼痛。

不僅僅是身體上的痛,更多的還有精神上的折磨。

蘇顏……

這一切都是因為蘇顏。

蘇顏和宴南城對這一切渾然不覺。

宴老爺子看的心煩,直接對著林滿道:“上菜。”

即便隻是家宴,但也很豐盛了。

不過宴老爺子的心情明顯不好,隻隨便吃了兩口就離開了。宴海川不知怎麽想的,沒一會兒也起了身離開了。

他才剛走,林滿就大步走了過來:“南城少爺,老爺請您過去。”

宴南城皺眉。

反而是蘇顏看向他:“南城,你先去吧,我等你。”

有宴南城在,宴歡歡和許釗陽也不敢怎麽樣,最多就是嘴上說幾句。蘇顏並不在意。

宴南城這才站起來身來,也沒忘記對蘇顏叮囑著,“別怕,有人欺負你就和我說。”他沒刻意的壓低聲音,這話不僅是說給蘇顏聽的,也是說給在場其餘人聽的。

想欺負蘇顏?那也得先過了他這關!

蘇顏知道他的意思,忍不住輕聲笑了起來:“好。”

宴南城這才大步朝著樓上走去,沒一會兒身影就小時在樓梯轉角。

宴歡歡惡狠狠的看著蘇顏,眼裏全是厭惡:“還有臉來我們家,臉皮可真厚!”她雖然不能做什麽,但就是要說幾句。

隻是說說而已,大哥又不會拿她怎樣。

蘇顏看向宴歡歡,揚起一抹笑容。

宴歡歡皺眉,卻聽蘇顏輕聲開口:“這裏雖然是你家,但也我……先生家。”

“你……”

先生……

可不就是宴南城嘛。

宴歡歡氣的不輕,下意識有些擔憂的看向莊若藍。可轉過頭纔想起莊若藍現在已經是她哥的未婚妻了。

她忍不住皺了皺眉,真頭疼。

“不要臉!”她朗聲道:“我們家沒有一個人會承認你!隻要爺爺不接受你,你就算和大哥領證了又怎樣?”

還不是不被承認。

說著,她看向蘇顏的肚子:“再說了,就你這樣水性楊花朝三暮四的女人,肚子裏的孩子是不是我大哥的還不知道呢。”

蘇顏的眸子眯了眯,眼神有些危險。

宴歡歡說她,她也就不計較了。

可竟然牽扯到她的孩子……

這是她決不能容忍的。

“宴歡歡,沒有證據最好閉上你的嘴!”她冷眼看著宴歡歡,最近這幾個月跟在宴南城的身邊,倒是沾染了幾分宴南城的氣質。

這會兒沉著臉的模樣倒有幾分不怒自威在裏麵。

宴歡歡張了張嘴,可看著蘇顏的樣子還真不敢說了。

莊若藍忙拉住她:“蘇顏,你別生氣,歡歡沒有惡意的。”

“是嗎?”蘇顏反問一句:“不知道這樣的話如果是說給莊小姐聽的,莊小姐還會不會這麽說。”

莊若藍的臉色變了變。

今天的蘇顏好像比平時要強硬些。

她隻能勉強笑了笑:“我……”

蘇顏打斷她:“相信莊小姐也不會介意的了。”

“歡歡隻是玩笑話,我當然不會介意。”莊若藍隻能低聲開口,可心裏卻恨透了宴歡歡,這個蠢貨!

宴歡歡還要說話,許釗陽攔住了她:“好了,歡歡。”

他的話還沒說完,宴歡歡就轉過頭:“哥!”

“你不會是還想著這個女人吧?你可別忘了,明天你就要和若藍姐訂婚了!”宴歡歡被寵壞了,說話從來都是無所顧忌的。

說這樣的話甚至都不在意莊若藍還在旁邊:“蘇顏有什麽好的?你可別像大哥那樣被迷惑了,若藍姐比蘇顏好一千倍,一萬倍!”

這話說的。

在場的幾人都忍不住皺了眉。

莊若藍聽到這樣的話心裏更不開心了些,可宴歡歡卻像是不吐不快似的,接著道:“哥,你可別被蘇顏這張臉騙了,她可沒表麵上那麽簡單!”

看著是單純無害,實際上,心眼多著呢。

蘇顏聽著真覺得好笑極了。

忍不住看著宴歡歡:“你說夠了嗎?”語氣裏的不耐已經十分明顯,甚至……對於宴歡歡這樣沒腦子的人,她連氣都生不起來。

簡直就是拉低她的智商水平!身

宴歡歡一噎,“關你屁事!”

她反正一個字都不想和蘇顏說。

蘇顏覺得好笑:“我對你哥,還真沒興趣。”

“畢竟,眼瞎一次就夠了,總不能瞎兩次。”

她的聲音淡淡的,可宴歡歡卻是氣的不輕。許釗陽的眸子眯了起來,眼裏帶著危險,蘇顏……是不是知道了什麽。

否則,怎麽會和他這麽針鋒相對?

蘇顏壓根不看他們,轉身尋了個地方坐下等宴南城。

其餘的三人站著,倒是有些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了。最後還是莊若藍開口:“那……蘇顏你要吃水果嗎?我常來的。”

和宴歡歡想比,莊若藍的段位可就高多了。

“不吃,謝謝。”蘇顏回絕,可百無聊賴的坐在沙發上也實在無聊。

宴歡歡輕哼一聲:“若藍姐,你理她做什麽!”

莊若藍溫和的笑了笑,可那模樣在宴歡歡看來,竟然覺得她有些委屈。心裏的怒火再一次湧了上來:“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吃我們家的水果!”

蘇顏剛要開口,卻聽樓梯上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是誰不配吃你家的水果?”

宴南城。

他的眼神落在宴歡歡的身上,幾乎把人凍僵。

宴歡歡垂下頭,不敢說話。

大哥怎麽這麽快就下來了!偏偏還聽到她說這樣的話。

心急之下,她猛的大聲開口:“大哥,你可不知道,剛才你不在的時候蘇顏居然勾引我哥!”她。莊若藍隻能點頭,勉強的扯開一抹笑:“我,我知道了。”“我保證……這樣的事,不會有下次。”她的語氣輕輕的,可隻有她知道,落在她的心上,有多沉重。她的拳頭緊緊的攥起,指甲鉻在掌心,可卻感覺不到絲毫疼痛。又有什麽疼痛能比得上此時心裏但疼痛?可宴南城還是絲毫不知,甚至這會兒還點了點頭:“沒事的話,你就先下去吧。”莊若藍勉強扯開一抹笑,這才轉身下去了。走出宴南城的辦公室,她朝著蘇顏的辦公室看去。辦公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