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 作品

第三十七章 你是光

    

,扶正她麵對自己,急切的問道:“怎麽了,告訴我!”蘇顏有些犯困,實在不想多說什麽了。揮了揮手,說道:“沒什麽,過去的事情就過去吧。”“還是那句話,我們倆還是夫妻關係的時候,不準碰別人!”“你有事情。”宴南城非常篤定:“說,到底怎麽了!”“我困!”蘇顏有點不耐煩揮了揮手,此時此刻的她隻想躺下。“說完了讓你好好睡覺!”突然執著起來的男人讓人有些害怕。“真沒事,就是許釗陽說你有很多女人,但是這種過去的事...宴南城才走,裴易也一把抱起餘俏俏朝著屋內走去。

宴歡歡跺了跺腳:“裴易!”

可兩人根本就沒理她,依舊朝著屋子走去。

莊若藍走到宴歡歡的身邊,低聲安穩:“歡歡,我想裴易一定會明白你的好的。”

宴歡歡卻是一臉沮喪:“若藍姐,你相信我嗎?我真的沒對那個蘇顏做什麽!”她就算是要做什麽,也不會這麽明目張膽。

她又不蠢。

莊若藍原本懷疑是她做的,可現在看她的樣子卻有點不像:“真的不是你?”

宴歡歡欲哭無淚,連若藍姐姐都這麽想,更別提大哥和裴易了:“真的不是我,若藍姐姐,你還不相信我嗎?我都是按照咱們兩說的做,根本就沒碰她。”

蘇顏現在可是大哥的心頭肉,她怎麽可能敢當著大哥的麵推她下水?

這不是自掘墳墓嘛。

莊若藍眼神閃了閃:“莫非……是蘇顏自己跳下去的?”

“肯定是!”宴歡歡真是要氣死了:“她這麽做不就是為了陷害我嘛!想讓大哥和裴易討厭我。”

莊若藍也沒反駁,而是低聲道:“沒想到,蘇顏是這樣的人。”

“我就說你單純。”宴歡歡很是不忿:“我現在算是看透那個女人了,就這樣有心計的人,爺爺肯定不會讓她進門的!”

就算領證了又怎樣?

隻要爺爺不同意,遲早得散。

對他們而言,那個證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家族的認可。

莊若藍低著頭,唇角勾起,對這話很是滿意:“真的嗎?”

“你放心吧,我會去跟爺爺說的。”宴家這一輩就她一個女孩兒,還是挺受寵的。她說的話,爺爺一定會信的。

“不過歡歡,這件事情你還是去跟裴易解釋一下吧。”她拉著宴歡歡的手,輕聲叮囑著。

“可是,裴易能信嗎?”

宴歡歡很擔心這一點,因為餘俏俏裴易就已經凶過她了,現在還會相信他嗎?

“你沒做過,解釋清楚就好了。”莊若藍頓了頓:“而且蘇小姐應該,會解釋清楚的吧。”

宴南城一路皺著眉,沉著臉,似乎心情很不好。

以至於蘇顏都有些戰戰兢兢的,大氣都不敢喘,聲怕驚擾了這位老闆。

一直到他將她放在床上,然後沉著臉取出衣服:“去洗澡,換衣服。”

“哦。”

蘇顏壓力頗大,哪裏敢說別的話?隻能乖乖的答應,轉身緩緩的朝著浴室走去……

看著她的背影,宴南城很有些頭疼。

這丫頭,讓他怎麽能放心?

要是他今天不在這,真出了個什麽好歹,可怎麽了得?

蘇顏一直都膽戰心驚的,甚至有些不敢麵對宴南城。可剛在裏麵呆了十分鍾就傳來敲門的聲音,緊接著就是宴南城的聲音:“顏顏?”

聲音裏透著幾分擔心。

蘇顏嚇了一跳,不敢答應。

宴南城的聲音再一次傳來:“不答應我就進來了。”

“我在!”蘇顏連忙答應。

宴南城這才鬆了一口氣,或許是被嚇到了,所以隻是十分鍾卻覺得像是過涼意個小時,也很擔心蘇顏是不是出什麽事了。

“洗好了就出來。”宴南城壓低了聲音,這丫頭,害得他擔心。

“知道了。”蘇顏忙答應,這才急急忙忙的裹了浴巾,準備要出去了。

看著這丫頭這麽迅速,他臉色黑了黑:“躲我?”

“哪有。”

蘇顏垂著頭,嫩白的腳趾踩在木地板上,這會兒別扭的動了動。宴南城無奈的很,揉了揉她的頭:“下次小心點。”

“知道了。”

出了這件事,眾人也沒玩耍的心思了。

宴南城領著蘇顏跟眾人打了個招呼就率先離開了,莊若藍本想跟上去,可宴南城壓根沒有那個意思,甚至都沒有叫時聿來送。

似乎一點都不擔心。

至於裴易,也是這樣,直接帶著餘俏俏就走了……

宴歡歡氣的夠嗆,卻也沒有任何辦法。

最後隻剩下莊若藍和宴歡歡兩人在山莊。

宴歡歡心裏更生氣,剛剛還說要解釋呢:“若藍姐姐,你看裴易,根本不聽我解釋!”

莊若藍也生氣,可還不能表現出來:“等回去再解釋吧,餘小姐和蘇小姐的關係那麽好,說不得是餘小姐誤會了……所以纔跟裴易說了什麽吧。”

“我就知道,那兩個女人沒一個好的!”

越說宴歡歡越生氣,恨恨的跺了跺腳:“她們肯定是早就想好了,就這麽算計我!”故意讓裴易討厭她。

難道以為這樣,那個女人就能轉正嗎?

不可能的!

這輩子都不可能!

她絕不答應。

莊若藍眸子閃了閃,“要不然,我們約蘇小姐吃飯,到時候解釋一下。”她輕聲開口,拉著宴歡歡的手:“蘇小姐人看起來很好,我想她肯定會為你解釋的。”

“不要!”

宴歡歡直接拒絕:“到時候若藍姐你不是要受委屈。”

若藍姐這樣為她考慮,她不可能不站在若藍姐的角度想。

車行駛的很快,餘俏俏沉著臉坐在副駕駛。

裴易看了看身邊人的黑臉,低聲道:“去哪?”

“回家。”她聲音裏帶著寒霜,今天蘇顏掉水的事,她很不開心。再聯想宴歡歡因為裴易對她的第一,難免將怒氣也撒到了裴易的身上。

裴易摸了摸鼻子,頗有些碰了一鼻子灰的感覺。

不過還是將人送到了餘俏俏家樓下,這才道:“相信今天的事,南城會調查清楚的。”他作為宴南城的身邊人,看自然比誰都清楚。

宴南城這一次對蘇顏,隻怕是真的上了心。

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宴南城對一個女人如此上心,所以他堅信,宴南城絕不會讓蘇顏受委屈。

“嗬……”餘俏俏輕笑一聲,開啟車門:“希望如此。”

看著她的背影,裴易有些無奈。

這女人,性子可真烈。

不過……他喜歡。

宴南城直接領著蘇顏回了家,然後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

看他的模樣,蘇顏心裏也很沒底。

一時間連話都不敢說,這男人給她的壓力……一向都很大。

隻是乖巧的站在一邊,像是等待長官檢閱的士兵,等著他發話。

沒一會兒,宴南城一把扯過她,讓人坐在沙發上。眉頭皺著,語帶不悅:“一直傻站著做什麽。”

蘇顏心裏吐槽,她這不是……不敢坐嘛。

生怕有個大動作都會惹了宴南城不開心……

尤其是,想到今天宴南城和莊若藍相談甚歡的模樣,再加上宴歡歡說的話,她心裏很是忐忑。

“宴南城。”

她忽然開口。

“恩。”宴南城將她摟在懷裏,下巴擱在她頭上,嗅著她頭發上的香味:“怎麽了?”聲音低低的,似呢喃一般。

蘇顏有些不自在的動了動身體:“沒,沒事。”

她忽然就不敢問也不敢說了。

“傻瓜。”宴南城輕笑一聲,唇往下移,想去尋找她的唇。

可蘇顏卻先一步避開。

宴南城皺眉,用手板過她的臉。

可蘇顏這一次力氣更大,避開他的唇。

“怎麽了?”宴南城詢問:“是不是身體哪裏不舒服?”

蘇顏心裏忽然閃過一句話:不是身體不舒服,是心裏不舒服……

“恩。”可她還是沒否認。

下一秒,她就被打橫抱起。

她驚呼一聲,樓主宴南城的脖頸,“你……”

宴南城大步朝著房間走去,輕柔的將人放在床上,為她蓋上被子:“躺著,我打電話叫醫生過來。”

“沒……”她剛想說,男人已經拿出電話朝外麵走去。

蘇顏看著宴南城的背影,眸子閃了閃,裏麵寫滿迷茫。此刻她覺得心裏有些暖,可卻也還有一些酸澀。

宴南城,到底是怎麽想的呢?

半個小時。

宴南城叫的醫生就已經到了蘇家,來人年紀不大,但一臉的沉穩:“宴總。”

“人在裏麵。”宴南城的眉頭皺著,眼裏有擔心。

蘇顏看著蕭正昱,心裏暗暗道:怎麽宴南城身邊的人都長的這麽好看?

“咳咳!”

宴南城皺眉,對蘇顏盯著蕭正昱的舉動很不滿。

蕭正昱卻是頭也不抬,許久才道:“可能是受了驚嚇,喝點薑湯就好了。”說著人已經站了起來:“宴總,我就先走了。”

“恩。”

宴南城巴不得蕭正昱現在走的越遠越好。

人剛走,他就一下子撲倒了蘇顏,黑著臉:“一直盯著他?”

“我……”蘇顏的眼神躲閃:“我沒有一直盯著……”

而且,當時她心裏在想別的。

“還說沒有。”宴南城按著她的手,眼裏全是冷色:“蕭正昱很好看?”

“還……”宴南城的眼神幾乎要吞噬蘇顏,她隻能硬生生的將那個‘行’字嚥了回去,很狗腿的巴結著:“沒你帥。”

這話,還算中聽。

宴南城按著她的手鬆了鬆,蘇顏心裏鬆了鬆,接著道:“隻要有你在的地方,根本看不見別的男人。”

宴南城的唇角勾了勾。

這話說的,他心花怒放。

這一下鬆開了蘇顏,雖然還板著臉,但眼裏的愉悅卻根本掩飾不住。

“你先躺著,不許動。”

說完,他轉身出去,拿出手機點開瀏覽器。

在裏麵輸入:薑湯怎麽煮?去嗎?”“好啊好啊!”宴歡歡連忙答應,直接走到蘇顏的身邊:“嫂子,我可以跟你一個船嗎?”這麽親近嗎?蘇顏還有些不太適應。不等蘇顏開口,莊若藍笑著開口:“南城哥哥,那我和你一起吧。”宴南城剛要拒絕,蘇顏已經答應:“那好啊。”宴南城皺眉。可蘇顏已經率先朝著一個船走去了。莊若藍拉住宴南城的衣角,看起來分外羸弱。本來就瘦弱,再穿著白色的小裙子,看著更覺得似乎風一吹這人就會倒了。裴易看向餘俏俏,剛要說什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