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 作品

第二十八章 為愛鼓掌

    

玩笑,宴南城冷冷睨了她一眼,脫下西裝外套披在她肩上,將人攬進懷裏。蘇顏皺眉,伸手推拒,“我不用……”“敢脫下來試試?”“明天你就能聽到曾經的雲升大小姐因為經受不住打擊在暴雨裏發瘋狂奔的訊息。”蘇顏:“……”好吧,她不敢。雨越來越大。回到車上,宴南城的衣服已經濕了大半,白色襯衫緊緊的貼在身上,隱約間露出蜜色肌膚和糾結賁張的肌肉紋理,濃濃的荷爾蒙氣息撲麵而來。蘇顏掃了眼,無意間瞥到他胸膛上微凸的兩點。...宴南城蹙了眉,他打從心裏不想把蘇顏和許釗陽這個名字聯係到一起。

“他問我,關於南城開發的事。”

蘇顏抿著唇,低聲道。

不知為何,心裏莫名的有些許小失落。或許,是因為心中那小小的疑惑和懷疑。

宴南城雖是想過,許釗陽說不準會問蘇顏,可是……這並不是他的方法。

“以後不想接就別接他的電話。”宴南城思索再三,說了這樣一句話。

其實,他是想說:以後不準接許釗陽的電話!

可想到上一次時聿跟他說的話,他才換了一個語氣。

蘇顏詫異的抬眸。

“我什麽都沒跟他說,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她尚未明白宴南城的意思,所以語氣還有些忐忑:“我不需要再給他打一個電話嗎?”

她當時,真是一句話都不想和許釗陽多說。

宴南城當即黑了臉。

再給許釗陽打電話?

他一把將眼前人抱緊,聲音低沉:“打電話做什麽?”

“要是,他不相信南城要開發的事怎麽辦?”她有些懊惱,心裏暗道,宴南城早應該提前知會她一聲的。

宴南城這才明白過來。

這個傻丫頭。

他的眸子軟了軟:“我會讓他相信的,但……不是通過你。”他當初說的,就是別的渠道,而不是依靠蘇顏。

蘇顏一怔。

詫異的抬眸,一雙亮晶晶的眸子望著他。

水潤潤的,直看的宴南城的心都軟了:“你一天都在想些什麽。”腦子裏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

莫非在她心裏,他就是這樣的人?

蘇顏很愧疚:“宴總,我……”是她誤會了。

宴南城眸子裏閃過一抹暗色:“叫南城。”

蘇顏羞紅著臉剛離開辦公室,宴南城的電話就響起了。看著來電,他的眸子裏閃過一抹笑意,略帶著幾分嘲諷。

片刻,接起電話。

“二叔。”

宴海川慵懶的靠在柔軟的沙發裏,抬起腳放在茶幾上任由身邊的姑娘為他按摩,一隻手拿著電話,另一隻手還摟著姑孃的小蠻腰:“南城啊,今晚有沒有空?二叔請你瀟灑瀟灑。”

宴南城的眼裏閃過一抹鄙夷,“二叔,我已經結婚了。”

宴海川做恍然大悟狀:“是是是,倒是二叔忘了。”

他一邊笑著,一邊拉過姑娘壓在身下:“其實二叔是聽說,你有意開發南城那塊地?”

宴海川雖然是宴南城的二叔,可宴家公司的事一向都是宴南城做主。

宴南城等的就是這個電話。

雖然說許釗陽是私生子,可卻深得宴海川的寵愛。

或許現在,許釗陽還不知道他已經知道了宏達公司的幕後之人呢……

“不知道二叔從哪裏聽來的訊息。”宴南城不疾不徐,也不等宴海川回答,就接著開口:“宴氏目前沒有這樣的打算。”

宴海川剛探聽出來,許釗陽自然也得到了這訊息。

他的眸子閃爍著,眼裏多是不信任。

當然,是不信任宴南城。

他再聯係之前蘇顏結束通話他電話的情況,心裏越發覺得,宴南城說謊了。為的,就是讓他放棄南城那塊地。

蘇顏剛回到辦公室,就看見手機上的未接來電。

餘俏俏。

她勾起唇角,拿起電話回撥過去。

很快,那邊傳來餘俏俏甜美的聲音:“小顏顏,你竟然不接我的電話了…”

蘇顏渾身顫了顫,忙搖頭:“剛剛手機沒拿,在上班呢。”

“今晚一起吃飯吧!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餘俏俏的聲音裏全是歡喜,似乎遇到了什麽天大的美事。

蘇顏頓了頓,片刻反應過來:“你又……遇到喜歡的人了?”每次都是這樣。

餘俏俏哈哈大笑:“知我者,小顏顏也。”

“不過,這一次這個,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

隔著螢幕,蘇顏都能想象那女人的模樣,無奈的撇嘴:“你上一次也是這樣說的。”

餘俏俏絲毫不見尷尬:“這次真的不一樣啦。”

“晚上我來接你,就這麽說好了。”

下了班。

宴南城還在裏麵加班,蘇顏在餘俏俏的催促下匆匆忙忙的下了樓。

剛上車餘俏俏就嘰嘰喳喳的開口了:“小顏顏,這一次,真是一見鍾情!”

恩,每次都是這樣說的。

一頓飯都是餘俏俏在說,蘇顏說的不多,可兩人之間的氛圍卻是十分融洽。

突地,一陣電話鈴聲打斷兩人的對話。

看著來電顯示,蘇顏心頭一緊。

宴南城。

看著她如臨大敵的模樣,餘俏俏頓時挑眉:“怎麽?”

蘇顏隻能扯了扯嘴角,接起電話。

“你現在在哪?”

宴南城的聲音壓低,隔著螢幕她都能聽出其中壓抑的怒氣。

“在吃飯,和俏俏一起。”

電話那端的人一頓:“我一會兒來接你。”沒有生氣,蘇顏頓時鬆了一口氣,忙開口:“一會兒我自己回……”

可話還沒說完,就被結束通話了電話。

宴南城決定的事,向來容不得別人拒絕。

“放心不下你?”剛結束通話電話,餘俏俏就八卦的看了過來,眼裏全是調侃:“怎麽樣?最近是不是……很累?”

最後兩個字說的尤其有深意。

要是別人問這話,那蘇顏絕不會理會,可偏偏是餘俏俏。

她頓時紅了臉:“你在說什麽!”

餘俏俏本來隻是想調戲一下她,可看這樣子……倒像是真的發生了什麽。她眼裏的八卦興味更濃:“快說說,你們是不是……為愛鼓掌了?”

蘇顏的臉爆紅。

當初和許釗陽即便是訂婚了她也選擇守身如玉,因為她想著……要在新婚之夜,交給要相伴一生的人。

可從那一晚之後,一切都變了。

“什麽呀!”蘇顏整日裏聽餘俏俏說這些話,雖說實際上不行,但理論上還是很明白的。

她忙擺手:“要不你還是跟我說說你的新物件吧。”

餘俏俏的注意力立馬就被轉移了。

眸子亮著:“我覺得,也就比你們家宴南城差那麽一點兒吧。”

嗤……

蘇顏怎麽就沒覺得宴南城有那麽好?

“不過,這個濱海市估計也沒比你家宴南城更優秀的男人了。”她嘖嘖嘴,喝了一口飲料:“喏,你男人來了。”

蘇顏急忙轉過頭。

迎麵走來的男人不是宴南城又是何人?

她勾起一抹笑容,忙站了起來,在宴南城開口之前率先出聲:“南城。”

這個稱呼,他很滿意。

臉上的表情柔和了不少,走到她身邊坐下,還對著餘俏俏點了點頭。這纔打了個響指:“服務員。”

蘇顏愣愣的看著他點了吃的,這才轉過頭傻乎乎的開口:“原來你還沒吃東西。”

宴南城的臉黑了黑,悶聲開口:“剛下班。”

本來還想著下班了拉上這丫頭一起吃飯的,結果出了辦公室才發現這丫頭早就走了。

兩人說話的時間,餘俏俏已經接完了一個電話。

滿臉的甜蜜,對著蘇顏眨了下眼睛:“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蘇顏看她那模樣就知道,肯定是她昨晚剛認識的那個男人,這會兒隻怕是忙著去約會了。

“好。”

她忙點頭。

宴南城的餐點已經送了上來,更叫蘇顏坐立不安的是,這家夥的鹹豬手不知什麽時候已經伸到她的腰間。

她正不自在的時候,一道柔柔的聲音傳來:“南城哥哥。”

卻是莊若藍,來人穿著藍色的連衣裙,長發披散著看起來很是溫柔:“好巧,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遇見你。”說完,纔看向蘇顏:“蘇小姐也在。”

宴南城這才抬頭:“是挺巧的。”

莊若藍溫柔的笑了笑:“介意我一起坐下嗎?”

“坐。”

宴南城到底沒拒絕,畢竟兩家是世交。

莊若藍這才坐下,點了餐:“沒想到,南城哥哥也會來這樣的地方。”這樣的小餐廳,實在不符合宴南城的身份。

雖然,看著格調還不錯。

不過,她看著就覺得不像是宴南城會喜歡的。

宴南城一頓:“還行。”味道也不錯,主要是,蘇顏喜歡,他就覺得好。

莊若藍知道分寸,怕再說惹的他不開心。

轉而看向蘇顏:“蘇小姐,你已經吃過了嗎?”

“是啊。”蘇顏點頭,有些疏離的笑了笑。

宴南城卻是皺了皺眉,“她現在已經不是蘇小姐了。”是宴太太。

莊若藍本就蒼白的臉色更白了白,可還是勉強扯開一抹笑容:“是我失言了,南城哥哥可不要怪我纔好。”

說完,看向蘇顏:“嫂嫂,以前是若藍考慮不周,還請嫂嫂不要生氣。”

她一向聰慧,知道她要的是什麽,更知道要怎麽去爭取。

而現在,想要不讓宴南城反感,表麵上的工夫當然要做好。就算,她心裏已經恨的滴血。

蘇顏真是求之不得。

“莊小姐想多了。”蘇顏笑了笑,莊若藍在她心裏又不重要。宴太太這個身份……更是不重要。

莊若藍低頭笑了笑,一縷發絲垂下,蘇顏腦子裏頓時閃過一句話: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

大概就是這樣。

蘇顏看了看兩人,心裏更覺得他們很般配。

心裏莫名的就有了不開心。

莊若藍喜歡宴南城,那,宴南城呢?眸看向麵前的男人。深邃的眼眸中閃爍著點點的柔情,原本如刀刻般棱角分明的麵部線條因為溫柔的神情柔和了不少。薄唇微勾,劃出一道好看的弧度。簡直是直擊心靈的盛世美顏啊.......蘇顏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想法,隨即又覺得有些不對勁。為什麽宴南城看自己的眼神這麽肉麻?“謝謝。”蘇顏抽了抽嘴角,開口說道。宴南城收回眼神,又變成一絲不苟的模樣,“你知道這家公司的副總裁是誰嗎?”“許釗陽!”蘇顏下意識回答道。觸及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