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淺邊緣 作品

第一章 往事如煙

    

年你做的很好!」拿過酒杯重新注滿酒水,在沐玄冥驚慌的眼神中一飲而盡:「這酒倒是不錯呢!」「皇姐!」心中的那弦猛然斷掉,彷彿被生生離一般痛得他麻木,沐玄冥砰的一聲跪倒在沐清雅腳邊,「醫!傳醫!」「都不要進來!」沐清雅一聲冷喝,門口的靜立刻安靜下來。「皇姐,酒中有毒,酒中有毒啊,皇姐……」年帝王失去了平日的冷靜,攥著沐清雅的袖驚慌的像是個孩子,他不應該這麼做的,雖然皇姐在朝堂之中影響很大,但卻從來沒有...恢弘壯麗的皇城上空,黑沉的夜空格外低沉,濃重的夜層層疊疊的在躬站立的宮人上,晦暗的宮燈在這些人低垂的臉上打上一層黑暗的影,生生為殷紅的的宮殿增添了幾分詭異的氣氛。

高大的雕花殿門,沐清雅臨窗而立,今夜的沒有穿繁複、華的宮裝,僅著一素白的長,長一塵不染更加沒有任何裝飾,瑩白的讓披在修長的子上,襯托的格外纖細、單薄。如墨的長發僅用一白玉簪堪堪挽起來,瀑布一般灑落的背後。

「皇姐……」

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來,讓沐清雅轉過。一明黃衫的沐玄冥正看著,神寧靜安和。七歲的時候,沐玄冥三歲,那時候的他小小、的一個人,總是用這樣略帶依賴的語氣一聲「皇姐」,轉眼間,那個孩子已經長為一個相貌英俊、手段果敢的帝王。

「皇姐,你一直不好,怎麼還臨窗站著,萬一了涼,又要吃那些苦藥了?皇姐總是這樣不會照顧自己!真該好好教訓一下皇姐邊的丫頭們,都不會勸你一下……」沐玄冥眼眸中含著的關切,一邊說著一邊將披風拿來披到沐清雅肩上。火紅的披風綉著大朵的牡丹,帶著一馨甜的香味,讓白玉一般的容染上紅暈。

「玄冥,你登基兩年有餘了吧?」沐清雅看著他作練的繫上披風的帶子,輕聲問。

沐玄冥的手頓了一下繼續自己的作:「是啊,皇姐,兩年零三個月了,皇姐今天怎麼說著這個來了?」

沐清雅搖搖頭,對一旁的侍說了句「擺膳」,然後坐到了桌邊,看著敞開的宮門和黑沉的夜。沐玄冥了拳頭,那道背影異常纖細,卻一直都筆直、拔,從他記事開始,無論麵臨多艱難的境地,的脊背從來沒有彎過,即使是為了自己被羽箭中後心,都能夠站在高臺對著千軍萬馬指揮若定。

宮人們井然有序的將一道道膳食擺在桌上,然後悄然無聲的立在一旁。沐清雅看了他們一眼:「你們都下去吧!影,你也下去吧!」

空氣若有若無的波了一下,一道黑的人影跪倒在沐清雅邊:「公主!「

「下去吧!」聲音依舊很輕,輕的像是一道低聲的嘆息,卻帶著讓人無法抗拒的堅定和威。

影咬牙關,素來毫無波的眼中滿是沉痛,跪直,砰砰砰磕了三個頭,然後退出了宮殿。

沐玄冥有些僵:「皇姐,影不是一直護衛著皇姐的安全嗎?怎麼……」

「沒什麼,隻是想起來似乎好久都沒有和玄冥單獨吃過飯了呢!當初我們被流放出去,你總是喜歡靠在我的邊誰和你說話都不理,那時候有一點吃的我們都會分著用,現在回到了宮裏,應有盡有了卻再也沒有單獨用過膳。」沐清雅輕聲說著,眼中沒有波瀾,「玄冥,你不為皇姐倒杯酒嗎?」

沐玄冥一,他幾乎以為是不是自己的計劃已經被知曉:「皇姐,你不是素來不飲酒嗎?怎麼突然要喝酒了?」

「人總是會變的……」沐清雅拿起白玉酒壺,一手持著壺柄,一手按著壺蓋,清冽的酒水傾注在酒杯中,酒香瀰漫,「玄冥不也是為一名君王了嗎?」

「皇姐……」看著端起酒杯,沐玄冥握著拳頭,指甲陷掌心,因為用力手背上青筋暴,語氣卻一如以往的溫和,帶著撒的意味。

「轟隆!」一道悶雷響徹天際,接著一道霹靂一閃而逝,瓢潑大雨隨而至,一陣風從大開的窗邊吹進來,起了沐清雅黑的髮。

沐清雅作依舊,彷彿外界的聲響都沒有辦法進的耳朵,酒杯緩緩地靠近邊,略帶蒼白的傳遍依舊帶著清淺的笑意。

「皇姐!」沐玄冥快步走到沐清雅麵前,一把奪過酒杯,杯中的酒水灑了一手,察覺到自己的作太突兀了,連忙解釋,「皇姐,你不好,還是不要飲酒了,朕陪著皇姐用膳吧!」

沐清雅注視著他的眼睛:「玄冥,你可知道,每次你張,你的睫總會的比平日厲害,你現在已經是一名君王了,這個病就改了吧,你的心思不可讓臣子輕易知道,不過,你要是想利用這點控臣子也是可以的,想來你應該知道的,這兩年你做的很好!」

拿過酒杯重新注滿酒水,在沐玄冥驚慌的眼神中一飲而盡:「這酒倒是不錯呢!」

「皇姐!」心中的那弦猛然斷掉,彷彿被生生離一般痛得他麻木,沐玄冥砰的一聲跪倒在沐清雅腳邊,「醫!傳醫!」

「都不要進來!」沐清雅一聲冷喝,門口的靜立刻安靜下來。

「皇姐,酒中有毒,酒中有毒啊,皇姐……」年帝王失去了平日的冷靜,攥著沐清雅的袖驚慌的像是個孩子,他不應該這麼做的,雖然皇姐在朝堂之中影響很大,但卻從來沒有做出過威脅帝位的事,他怎麼就聽信了幾個大臣的進言!

腹部傳來的陣陣絞痛讓沐清雅的臉更加蒼白,自從那次幫沐玄冥擋過一箭之後,的一直不好,再多的補藥下去,臉上也沒再染上過紅暈:「為人君者,不為所牽,你能做出這個選擇,皇姐很高興,為一個合格的帝王是不會允許邊有一個影響力比他還大的人存在的,皇姐理解……咳咳……」

沐玄冥跪在地上淚流滿麵:「皇姐!弟弟是鬼迷心竅才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事,皇姐你不要說了,醫,醫……」

砰!厚重的宮門被猛地撞開,一道修長的影殿中,雨水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莫君卿腳步有些踉蹌,英俊的臉上找不到一平日的殺伐果斷,眼中隻剩下那道纖細的影。

「公主!」

沐清雅看向門口,平靜的眼神微微了,毒藥已經開始發揮作用,劇烈的絞痛讓的視線模糊一片,可是依舊看到了那張焦急的臉孔:「君卿,你來了……」

莫君卿走過去,將那道影抱進懷中,此刻他再也不管什麼君臣有別,再也顧不得男之妨,心中撕裂般的痛苦讓他想要嘶吼出聲卻被生生抑下去:「公主……」

沐清雅艱難的抬起手,上那張帶著雨水的臉,這張臉本應該俊無雙、無人可匹的,隻可惜為了毀了,可是那雙眼睛中的溫暖卻從來沒有變過,他雖然渾,卻依舊帶著讓人依的溫暖,這一生最對不起的就是這個男人了,這個男人為了一直沒有娶親,為了毀了容貌,為了單騎闖敵營,卻一直沒有給他一個回應,他本應該馳騁沙場、建功立業,然後有眷兒相伴,而不是這樣:「君卿,下輩子……不要……再遇到我了……」

「公主,能遇到公主,能為您效犬馬之勞是君卿的一生夙願!」莫君卿地握住那隻冰涼的手,想要給一點點溫暖,幽深的眼眸中滿是無悔的溫。

沐清雅笑了起來,笑容不再疏離、淡然,那雙眼睛染上了點點天真、純然,說起來,也不過是一個十九歲的,臉頰靠近莫君卿的口艱難的蹭了蹭:「君卿……很暖呢!溫暖……」

莫君卿眼淚紛紛落下來,滴落在那張毫無的蒼白臉上,想要用盡全力擁抱,卻擔心自己力氣太大讓傷:「公主喜歡,君卿就一直抱著公主!」

沐清雅搖搖頭,角溢位鮮紅:「不……君卿……找……找個……噗……」大口、大口的鮮噴湧而出,溫熱的灑滿莫君卿的口!

「公主!」

「皇姐!」

過迷濛的視線,沐清雅沒有再看跪在地上的沐玄冥,而是看向宮門外的雨幕,看向雨幕之外的天空。莫君卿將抱起來,走到宮門口,門外跪了一地的宮、奴才。沐清雅卻已經沒有力氣再說話讓他們起來,最後看了一眼耗盡一生心的皇城,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公主!」、「公主!」哭聲響徹玉華殿。

大宮綠鳶站起,一步步走到跪在地上全然愣住的沐玄冥跟前,聲音仿若杜鵑啼:「皇上,三歲起皇後去世,麗妃迫害您和公主,公主獨帶著您流落民間,為人洗過服,遭過人毒打,你得了時疫跪在葯館門口三天為你求醫,九死一生回到宮中,為你擋過刺殺,為你中劇毒,沒有哪有你的今天,就連為君之道都是公主教你的!你怎麼忍心,你怎麼忍心!公主,上天對您不公啊!不公啊!」

綠鳶站起來,恭恭敬敬的對著沐清雅磕了三個頭,然後一頭撞在的宮殿門口的柱子上:「奴婢……生生世世追隨公主!」

影走到莫君卿旁邊:「公主不喜歡宮中,不喜歡這艷紅的宮牆,請莫將軍帶公主離開!」說完,出一把匕首刺心臟。

莫君卿抱著沐清雅變涼的,拿袖將邊的乾淨,將上的紅披風解下來,出原本穿著的素白衫。

雨沒有任何預兆的停了下來,寂靜的夜空卻聽不到一點蟲鳥的聲音。莫君卿抱著走出殿門!

「站住,你要帶朕的皇姐去哪裏?」沐玄冥低吼出聲。

莫君卿沒有回頭:「為了這個國家用盡了心計,為了扶住你即位雙手染滿了鮮,為了整頓混的國家算盡了人心,卻從來沒有真正離開過皇城!現在我要帶走!帶看看花費了一生守護的國家!」

「站住!你許帶朕的皇姐走!」

「皇上,在公主和國家之前,你已經做出了選擇!控製暗衛的兵符就是昨天公主送你的那塊玉佩!兵符公主也已經送還給了皇上,已經沒有什麼還欠您的了,難道您還不能放過嗎?請您記住,公主從來沒有想爭奪什麼,如果真的要爭,你本就沒有機會站上皇位!為君王,您沒有做錯什麼,可是,是你的姐姐……」

沐玄冥愣在了原地,眼睜睜的看著那道素白的擺消失在夜中,終於忍不住嘶吼出聲!

「皇姐!清雅!」

他怎麼會真的殺了!怎麼會!眼神漫上一層,帶著瘋狂,將帶著沐清雅的披風抱進懷中:「不會的,皇姐不會離開我的,還要看著我給一個四海昇平的天下……不會離開的,不會的……皇姐……」

玄歷三年,長公主沐清雅逝於宮中,皇帝下令,舉國同哀,悼念長公主!這一年,整個蘭陵國於悲痛之中,素凈的白沙掛滿了整個皇城。

皇帝沐玄冥一改往日溫和作風,手段冷酷、獨斷,以對公主不敬之名誅殺了右相等大小十八名員,朝堂風氣為之一清,之後不久,兵發鄰國,一統周邊五個國家,就了史上的一個傳奇!。麼忍心,你怎麼忍心!公主,上天對您不公啊!不公啊!」綠鳶站起來,恭恭敬敬的對著沐清雅磕了三個頭,然後一頭撞在的宮殿門口的柱子上:「奴婢……生生世世追隨公主!」影走到莫君卿旁邊:「公主不喜歡宮中,不喜歡這艷紅的宮牆,請莫將軍帶公主離開!」說完,出一把匕首刺心臟。莫君卿抱著沐清雅變涼的,拿袖將邊的乾淨,將上的紅披風解下來,出原本穿著的素白衫。雨沒有任何預兆的停了下來,寂靜的夜空卻聽不到一點蟲鳥的聲音。...